西卫庄

西卫庄

聂卫]吞龙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8-13 07:41    关注度:

  1. 序 + 一、幸福来得太俄然2. 二、我的师弟不成能这么可爱3. 三、每个处男都有一双工致的手4. 四、乖与不乖尽在一念之间5. 五、好一只磨人的小妖精6. 六、腻歪是一门学问7. 七、禁欲毫不是我的本意8. 八、为什么他的快活老是成立在我的疾苦之上9. 九、我隐忍我骄傲10. 十、让车震来得更狠恶些吧11. 十一、房中术易,练口才难12. 十二、一切拦路虎都是纸山君13. 十三、唯大豪杰能吃醋14. 十四、是线. 十五、好好解毒 天天向上16. 十六、怕死的师哥不是好剑圣17. 十七、好攻不提昔时勇18. 十八、豪杰忧伤佳丽关19. 十九、论攻受脱衣的分歧气概20. 二十、所谓相爱相杀,都是师弟发嗲21. 廿一、不与师弟比纯洁22. 廿二、不以床技论豪杰23. 廿三、我家师弟初长成24. 廿四、终身一代两双人25. 廿五、燕赵儿女多奇志26. 廿六、江湖风浪恶,先解腹中馋27. 廿七、手中有剑,面前有你,有幸可终身抱拥28. 廿八、酒不醉人人自醉29. 廿九、纵酒山川间,情深不知处30. 三十、御龙归心谣31. 卅一、英勇者的战役32. 卅二、喜好你就养胖你33. 卅三、卫庄大帝微服私访记34. 卅四、自古豪杰出少年35. 卅五、我和我的小师弟让你惊呆了吗36. 卅六、你是我命里无尽的疆场37. 卅七、镜里春花38. 卅八、欢欢喜喜吃夜宵39. 卅九、我能想到最甜美的事,就是和你一路老练40. 四十、银龙吐水41. 卌一、你行你上啊42. 卌二、长得帅的都轻伤不下前方. 卌三、豪杰救美是喜闻乐见的豪举44. 卌四、其实故事才方才起头45. 卌五、我的亲亲豆腐花46. 卌六、不入虎穴,焉得断魂47. 卌七、发情的人生不需要注释48. 卌八、豆腐侠的兴起49. 番外 采花大侠 上50. 番外 采花大侠 下Full-page index

  卫庄将手中的白玉壶送出床帘外,搁在床头边的案几上。帘幕开启复又合拢,不泄露一线春色。卫庄俯下身,往盖聂耳中悄悄呼了口热气,道,“你先帮我脱了衣服。”

  往常若非卫庄逼得他理智上再无盘旋余地,决计套不出如许的话。

  卫庄一时间从身上舒坦到心窝里,暗想诱惑他失控虽然百玩不厌,不外偶尔让他实诚一回,也别有一番趣味盎然。

  “那你再摸。”

  盖聂的手便沿着师弟的腹部往上摸,掌心的纹路擦过胸前两颗圆圆的乳粒,耳旁即刻听到卫庄敏感的轻喘声。盖聂终究没有当真醉到神智不清,还晓得若何让师弟快活,用指头上的薄茧轻蹭挤按那两处,乳粒很快被他揉得红肿起来,硬硬地抵着他的手掌。

  卫庄被他揉得又痒又恬逸,嗟叹中全是快慰与更深欲念的渴求。盖聂稍稍调整了坐姿,目光堪与其胸前齐平,张口便含住他一颗胀挺的乳尖用力吸吮,舌尖来回舔舐硬粒。卫庄音色陡然升高,胸膛往前凑,似乎想让师哥含得更深。此时他的衣裳已褪至臂肘,长发掩住裸露的肩头,手指没入对方发间,激励其在本人胸前的狎昵。

  两粒乳头被盖聂轮番吸入口中吮咬,胀得愈发赤红透亮,水光。卫庄抱住他的头,下身已然有了反映,性器拘在亵裤中,直闷得难受,喘气间仍是不忘嘲弄盖聂,“师哥,你这是……把我当下酒席了么。”

  盖聂终究放过他的乳尖,一路往上吮吻,在他胸前肌肤上拓印出片片绯红花海,及至在他唇上轻触一吻,“这么可口的下酒席,怎样舍得等闲吃了。”

  卫庄双臂从袍袖中脱出,完全赤裸的上身紧贴着对方,“那就先喝酒,再吃菜。”

  说罢,他自盖聂腿上起身,仰面躺倒在床榻上,细长的大腿嚣张地架上盖聂肩头,“接着脱。”

  盖聂为他逐个除下绑腿鞋袜,外头的裤子脱去后,便显露白锦亵裤,隆起的裆前隐约濡湿了一滩。卫庄伸手拽住盖聂的前襟,将他拉近本人,居心在他耳旁道,“都怪你刚刚摸这摸那,我下面才湿成如许。晚上你给我洗。”

  明明是锐意为之的肉麻,盖聂却丝毫不感觉有何不合错误,他垂头在师弟垂散着发丝的肩头吻了吻,应了一声,以手扶住卫庄的腰,剥去他身上最初一层讳饰。

  卫庄一丝不挂地横卧在床上,性器半硬着,顶端还滴着水。他双臂枕在脑后,风雅地任由盖聂将他从头看到脚。

  盖聂此时本人全身上下仍是穿戴齐整,只在刚刚与师弟厮磨时乱了几丝鬓发。他静心宽衣解带,冷不防一只脚伸到本人胸前,脚趾在锁骨上按了按,又顺着胸膛一路慢慢向下,待到滑至腹部时,盖聂才脱完上衣,堪堪赶在那脚继续下移之前将其一把握在手心。

  卫庄低声笑了笑,“我是看你今天怎样这般知情识相,真是罕见。”说着收回脚,翻了个身,将长发拢成一束垂在胸前,显露一整块滑腻的后背。他的双肘撑在床榻上,肩胛处耸起肌肉的轮廓,细长无力的全身分发着引诱气味。盖聂坐在他身旁,手掌熨帖上师弟后背的肌肤,拇指悄悄摩挲。

  卫庄侧过甚来,嘴角轻轻勾起,对盖聂道,“拿酒来。”

  盖聂取过白玉酒壶,卫庄却并不伸手接,也不出声提点,只稍稍垂首,压低脖颈。盖聂一时福诚意灵,了悟师弟之意,当下右手提壶,左手按住盖子,自纤长的壶嘴儿中倾出一道清冽的酒柱,顺着卫庄的背脊慢慢流泻而下。山峦崎岖有致,山间清泉潺潺,恰是风光如画,香艳入骨。

  若非醉入仙乡,焉得如斯美景。盖聂低下头,嘴唇触上卫庄的后颈,悄悄吻去肌肤上几星未及滚落的水珠。即使六合浩渺,也只求面前这一片山川。

  沿背脊往下的亲吻详尽又温柔,一寸一寸都用唇舌跪拜,吻去每一滴藐小的甘露。卫庄在他精密的亲吻下微仰起头,逸出嗟叹低喘,酒液在他后腰凹陷处攒起一池小小的浅潭,盖聂俯下身,将清甜潭水一饮而尽。

  卫庄稍稍偏过甚看他,“师哥,你说——”话音未落化为惊喘,湿热的舌头竟滑入他的臀缝间,浑圆挺翘的臀肉被手掌向两边掰开,舌尖已然抵上后穴口。

  如斯斗胆放纵的行径连卫庄都始料未及,二人虽已亲如一体,但他深知对方骨子里的保守根深蒂固,常日里连吹箫都少少,更遑论其他。都说烈酒如刀,不想今日此刀竟剖开了他这副刻板的心思,可算是赚大了。

  卫庄此时后穴口被舔得湿漉漉地,他只需一想到那温热柔嫩的触觉源自何处,下身便敏感应极致,前方性器胀到发痛,连腰都软得挺不起来。幽闭的穴口已被舔得半开,嫣红的穴壁轻颤爬动,饥渴到半刻也等不下去。

  他挣扎着回过甚去,望着埋首在本人臀间的盖聂,嗓音嘶哑地说道,“师哥,舔我里面。”

  粗拙的舌头顷刻便撑开穴口潮湿的褶皱细纹,独自当者披靡,舔过穴中每一处处所。卫庄从未有过这般感触感染,比起被粗硬男根狠狠捣弄,全然是另一番味道,舌头矫捷柔嫩,虽然进不到最深处,爱抚得倒是更为细心周全。卫庄喘气渐粗,脑中一片混沌,感觉本人几乎要在这舌头的舔弄下泄身。穴中碰到刺激而排泄出的湿液掺了舌头卷入的口水,滋养着红嫩的穴肉,在穴口粘腻成一片。指节分明的广大手掌揉弄双臀,将之掰得更开,手劲里多增了几分强硬。

  卫庄被这要命的舌头舔得酥痒难当,想要盖聂侵入更深的念头怎样也止不住。他天性地翘起臀瓣,手指用力抓握身下的被毯,将其践踏得皱乱不胜,倘若此时盖聂施个兼顾之术,出借一个身体给师弟抱着,多半不用顷刻,后背上便会多出一幅绘制详尽的野营路线图。

  卫庄一只手撑在枕头上,另一只手背至死后,试探盖聂搭在本人臀上的手,喘道,“我受不了了,你,你快……”

  后穴中的软物抽出,一条手臂无力地搭上他的腰,迫得他半跪趴着,浑圆状物抵上湿淋淋的半开穴口,草草摩擦数下,直挺而入。

http://yuukimaomi.com/xiweizhuang/769.html
上一篇:卫庄盖聂纯肉吞龙 下一篇:卫庄x盖聂肉吞龙

报名参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