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卫庄

西卫庄

【同人原创】秦时明月卫庄x盖聂(耽美扯淡向短篇)

返回>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9-09-05 22:45    关注度:

  签到排名:今日本吧第

  本吧因你更出色,明天继续来勤奋!

  本吧签到人数:0

  其实这篇很早之前就写了,在WPS里积了好厚一层灰,比来才将它翻了出来。

  发这篇帖子次要是为了大师能多交换一点写作心得,给一些看法。终究本人一小我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还不如别人看一遍发觉的问题多。

  PS:这篇文的设定与正剧有一些冲突,大师权当是楼主胡言乱语吧。

  别的,接待大师的攻讦和看法~

  若是看得人多的话,我会考虑多写一些秦时的同人,就酱~接待阅读~~

  卫庄抬眸直直地看着他,道:我来了。

  他很少像如许直视一小我,放眼这漫漫九州,能让他放入眼中的不会跨越一只手掌,他的师兄就是此中一个。

  然而,被一个骄气十足的剑客盯上可不是什么功德。剑客与剑客,最好的对话就是剑,即便他们是同宗同气的师兄弟,此刻也不破例。

  卫庄抽出了腰间佩剑,鲨齿剑在凛冽的长风中闪灼逼人的冷光,他眉眼微沉,剑意潮涌。

  白衣翻飞间,盖聂迟缓而果断地竖起了手中的——木剑。黯哑的深褐色,打磨不甚滑腻,以至有些粗拙。自从他的佩剑“渊虹”折断以来,他即是以此木为剑,逆行江湖。

  世人皆知盖聂为大秦第一剑客,落花飞叶皆可为其利器,即是以木代剑,亦无人匹敌。

  刀光血影之中,两人战得藕断丝连。

  卫庄巴望博得这场比剑太久了,久到连梦里都是翻飞的白衣与冷冽的剑光。

  他将全心凝结在手中的剑上,仿佛这一天一地之间只要这把剑,仿佛他已成了手中这柄剑,心之所向即剑之所往。

  盖聂右手背在背后,左手执剑,面色从容天然,一点也未被对方不可一世的剑招所困。

  卫庄感觉全身的气力都像打在了棉花上,无力而繁重。

  他恨极了对方的自傲,即即是和本人比剑也不愿同用双手,同时他也感应了两人之间阿谁无法逾越的鸿沟。

  他长剑截然一划,忽的展出百式飞剑的第八招。

  这第八招他揣摩了许久,终是完美完成,他不信这一招还逼不了对方全力以赴。此招乃为绝杀,一击必中,若不中便会给本人留下佛门,绝无退路。

  对于强者,唯有置之死地尔后生方有翻盘的机遇。他敢赌,赌的就是这一剑,用人命与剑客的荣誉。

  盖聂眸光闪了闪,似乎吃了一惊,右手忽的抬起,并指拢上了粗哑的剑面上,“咔嚓”,木剑从两头断开,他的食指与中指则刚好夹住了折断的半剑。然而就在此时卫庄的剑尖曾经触及了他的右腹,冷冷的剑气像密密的细针一般扎在他的肌肤上,接着鲨齿剑的猛地刺穿了他的腹部。

  殷红的血液霎时涌出渗透了大片的白衣。

  盖聂咳了口血,尔后慢慢地抬眼看着他,也笑了笑道:“不,是我赢了。”

  卫庄的笑容快速僵住。

  盖聂夹住断剑的那只手早已不知何时递到了他的脖颈间,不甚尖锐的剑刃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条红色的细线,若不是对方手下留情,只怕此刻倒下的人就是他了。

  盖聂又道:“不外......此刻是你赢了......”

  卫庄狠狠地拔出了鲨齿剑,双眼发红,从牙缝里冷冷的逼出字来:“输即是输,我卫庄从不惧输!你何须同情我!如有下次,你......这一剑刺穿的必是你的心脏!”

  盖聂悄悄地叹了口吻,然后身子忽的踉跄了一下,似乎连站着也及其费劲。

  前伤未愈,现在又添新伤,若是让医仙端木在场,只怕都要烦了他这个病患。

  卫庄下认识地伸手捞住他,这才没让他狼狈地倒在地上。盖聂的另一只手揽过了他的后颈,细长的手指穿过他的发丝,拉扯得他的头皮有些刺痛。他攒了赞眉尖,只得揽过盖聂的腰以稳住他的身子。

  以前总仰望着他的背影,只感觉那抹白衣非常的高峻耀眼,哪里是怀里这个过度瘦削的须眉,仿佛他稍微一用力这小我就会碎了一般。

  耳边是这人微浅的呼吸声,鼻尖是他身上微苦的艾草香味,一霎时岁月仿佛倒回了鬼谷中深幽的日子,如霜的月光穿透了叠叠竹影落在这人的白衣上,深深地烙在了他的心里。

  他听到盖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尔之剑术,再出三年,必逾吾之上。”

  卫庄想起他刚刚只用一只手便打败了本人,便知他只是在抚慰本人。想他用了二十几载都不曾赢他一只手,此后又若何能博得双手俱全的他?

  盖聂又道:“有一事我不曾与别人提起......我的右手生来便有疾,除了能使寻常简便之物,使剑不克不及。”

  卫庄完全怔住了。此言无异于惊雷在他耳边咋响。

  所以......这即是他从不右手使剑的缘由?世人只道他深藏不露,只在面临强敌时才愿出右手。然而现实竟然是他底子就无法利用右手。

  今**他不得不出右手,是不是曾经从侧面申明本人曾经有了可与他一战的实力?

  可是,他的心里并未感觉有多欢快,反而有些怅然可惜。

  倘若他右手无疾,此刻的他又会恐怖成什么样子?

  他想象不出。

  卫庄扫了一眼脚边的断剑,忽的就想到了无故而断的名剑“渊虹”,不由问起了缘由。

  剑即是一个剑客的命,剑在人在,剑毁人亡。他直到此刻也弄不大白为什么师兄的爱剑会断,既然不是由于比斗,那么是由于什么?

  盖聂缄默了很久,就在卫庄认为他不会回覆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才慢慢启齿,倒是不答反问:“......你的头发因何而白?”

  卫庄能感感觉到他的手指拂过本人的头发,动作温柔得让他的脑袋猛地一空,尔后心里升起了一股麻麻的有些奇异的感受。

  他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感受,虽然让人莫名感受不安,但却不厌恶。

  两人不约而同地没有诘问下去。

  几多年来,他们之间最大的默契大要便只要了“缄默”吧。

http://yuukimaomi.com/xiweizhuang/855.html
上一篇:动画秦时明月系列中角色) 下一篇:【原创】世界上所有的早晨(新年贺文R-18慎入)

报名参赛